收藏家全文在线阅读_收藏家第9章 打脸免费试读-小说
您的位置 : 小说 > 收藏家 > 收藏家全文在线阅读

收藏家全文在线阅读

时间:2020-05-14 09:18:18作者:

《收藏家》,是作者最新写的主角叫的小说。小说主要讲的是:上一个负责古玩街的片区民警,杨德成熟络的很,听说查出有问题,现在被停职查看。杨德成一脸谄媚,凑上前。“警察同志,太阳这么毒辣,不如到我店里喝点茶,解解渴?”刘西西撇了杨德成一眼,沉着脸。“别跟我来这一...

收藏家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收藏家》在线阅读

《收藏家》 第9章 打脸 免费试读

上一个负责古玩街的片区民警,杨德成熟络的很,听说查出有问题,现在被停职查看。

杨德成一脸谄媚,凑上前。“警察同志,太阳这么毒辣,不如到我店里喝点茶,解解渴?”

刘西西撇了杨德成一眼,沉着脸。“别跟我来这一套。”

“呃……”

吃瘪的杨德成,抑止住怒火,沉着脸转身进了店铺。

小小一个片区民警,有什么了不起的?你们所长见了我杨德成,也得给三分面儿。

钟老拍了拍刘西西小手,轻轻推开,转身朝走向张哲辉。走路时,身子一歪一斜,很不协调。到现在,张哲辉才发觉钟老腿脚不便,心里估摸着,他家里发生变故吧?

年纪这么大,腿脚不利索,又一个人独自出门,羊脂白玉真出手了,他就不怕二流子抢钱吗?

张哲辉忙迎上前。“老人家?”

钟老握着张哲辉手掌,紧紧拽着不肯松开。“谢谢!谢谢你!”如果不是刘西西在场,钟老都想给张哲辉跪下,他对自己的恩情,钟老无以为报。

孙女钟倩得了白血病的事儿,钟老不想让刘西西知道,要不然……

刘西西跟在一旁,一脸狐疑,明亮的眼眸,盯着张哲辉细细打量。钟老年纪不小,人老了比较容易糊涂,她担心钟爷爷上当受骗。古玩街可不是什么好地方,随便一逮,九个有十个是骗子。

在这里混个两三年,出去都能开宗立派了。“钟爷爷,他是?”

钟老汗颜,到现在自己还不知道恩人姓名呢!“小伙子,您贵姓?”

“免,免贵姓张,您叫我小张好了。”张哲辉被刘西西盯得有些紧张,倒不是因为她身上穿着的制服。长这么大,张哲辉还没谈过恋爱呢!

刘西西留着一头短发,乌黑泛亮,给人英姿飒爽感。白皙的瓜子脸,夹杂着一股萧杀之气,令人不敢正视。

鼻子精巧,樱嘴桃红,特别是那双大眼睛,可劲盯着张哲辉。她刚从警校毕业,刚出道,在她眼里,逮谁都像贼。

老鼠怕猫,那是天性。

张哲辉在这一行干了三年,也没少做亏心事,虽然刘西西很漂亮,他也不敢再多待下去。用他们这行的话来说,跟他们这种人呆一块久了,会沾到晦气,迟早得进号子。

“那个,老人家,天色不早了,我得去找个房子租。就不打扰二位了,再见!”说罢,张哲辉转身疾走。

“哎哎哎!小伙子别走啊!站住,我还没……”

钟老膝盖下两腿是假肢,走路多有不便,哪里追的上张哲辉。

刘西西速度可不慢,双臂一甩,追上来一把拽住张哲辉,面色严峻,呵斥道。“跑哪儿去?”她越看张哲辉越是心虚,刘西西也就越觉得这小子八成是做贼心虚,坑了钟爷爷,见自己来了,拔腿就走。

“说吧!把你做过的事情,全交代出来。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,让我知道你有什么隐瞒,有你好果子吃的。”

我做了什么了我?

张哲辉额头满是黑线,这女人看起来身材娇小,没想到力气这么大,拽的他手臂生痛。“同志,您误会了吧?我一个升斗小民,遵纪守法,热爱祖国,您拽着我干什么啊?”

“还敢嘴硬。”

说话,刘西西伸手就往自个儿腰间摸去,手法生疏,摸了半天,才找出手铐。“跟我去一趟局子,今天不把事情交代清楚了,你就给我在里面过年吧!”钟老对他们家有大恩,他要是敢骗钟老,刘西西非扒他一层皮不可。

“呼呼!”

二十来米的距离没把钟老累坏了,他喘着粗气,拉开刘西西,略带责备。“西西,你这是干嘛?他是我恩人,刚刚要不是他老头子我就吃大亏了,快松开他。”

“啊?”

刘西西嘟着嘴,煞是可爱。

她杵在一旁,仍凶巴巴盯着张哲辉,要是发现钟爷爷有一点被骗的迹象,她立马就能冲上前把他扭倒。

“对不起啊小张,这是我老朋友的孙女,是她鲁莽了,别见怪哈!”钟老故作生气,瞪了刘西西一眼,那慈善,浑浊的老眼中,却满是关爱。“西西,你回去忙你的吧!我跟小张有点事情要谈。”

“哦!”

刘西西背着钟老,扬了扬小拳头,眼中不无威胁。

等刘西西走后,钟老忙拽着张哲辉,深怕他会再次跑开。“小张,你刚刚说租房子啊?我家里正好有空房间,要是不嫌弃我老人家,你就搬过来,跟我一块住如何?”

“钟老,您太客气了。”

房子是他老人家,自己有什么资格嫌弃?除了去房租公司,自己想在四九城找一套适合自己的房子,还真不容易。太贵的租不起,便宜了房子又不行,要不是环境太差,就是住在郊区。

找房租公司,他们还得从中抽取一大笔费用,太不划算了。可是,张哲辉钱包里,就只剩下三千多块钱。在这四九城里,随便下个馆子,没一张红头,你都掏不出手。

听到钟老那有房子,张哲辉很是动心。“您,您那房子多少钱一个月啊?离开这儿有多远啊?”

“不远,过去一条街就到了,你瞅我这样似的,隔得太远,我一个人能走的过来嘛!”为了给孙女治病,钟老本打算卖了翠玉之后,把老房子也一块卖了。不过,现在翠玉变成羊脂白玉,价格翻了成千上万倍。满打满算,除却孙女的治疗费用之后,多少肯定还能剩点钱。

房子不用卖了。

是四合院,老房子,不值几个钱,钟老在这里住了大半辈子。俗话说,金窝银窝都不如自己的狗窝。他跟院子里的一花一木,都建立了浓厚的感情,不是为了孙女,给多少钱,也不会卖掉房子的。

这是他的家,他的根。

院子里头有三个房间,一个钟老住,一个钟倩的,另外一个空着的,是他儿子和媳妇的房间。

可怜天公不作美,两人走的早。

钟老一毛钱房租没要,他纯粹是报恩。手里这块羊脂白玉,本身被一块糙皮遮盖住。钟老走七八家店铺了,那些店铺的老板,掌眼全都是睁眼瞎,没一个人识货。

如果不是张哲辉,这块玉还不知道要埋没在那个犄角疙瘩,而他孙女的命,以及眼前的这套房子,都有可能不保。

钟老好话丑话说了一堆,终于把张哲辉拽回了家,他非但不要他一毛钱房租,还打算等孙女治疗完之后,剩下的钱,全部送给张哲辉。

人啊!得有感恩的心,没有张哲辉,他什么都落不着。

钟老找来一串钥匙,塞给张哲辉。“小张,你现在就去把行李搬过来吧!早点过来,能多省点钱。那个,我就不陪你一块了。”

钟老比较念旧,房子是旧了点,却别有一番韵味。院子里种满了花靠蔬菜,角落葡萄藤下还挂了个空鸟笼子,养了两只小白兔。一早起来,嗅着清晰的泥土气息,心情甭提有多松缓。

经历大起大落,大喜大悲,张哲辉更喜欢乡下,钟爱农村人的质朴,可爱。想爹妈了,在老家屋子边,爹爹也翻了一块地,种了不少蔬菜呢!

钟老房子地理位置不错,离古玩街距离不远,来回很方便。握着厚重的钥匙串,张哲辉满心愧疚,他也是口袋里没钱,否则,还不知道怎么蒙骗他老人家。为了自己的小家,伤害大家的事儿,多少人都在干?

现在手里也没钱,说再多也无用,张哲辉打定主意,日后赚了钱,没事就带点补品,水果……犒劳犒劳钟老。不为房租钱,就为了钟老对自己的厚待。

一般本地人,向来排外,像钟老这么正直的老人,实在不多见。

张哲辉走后,钟老找来扫把,簸箕,打开空荡荡的房间。看着墙壁上年轻夫妻的合影,钟老双眼滚热,两行浊泪滚滚而下。

“啊……”

尖锐的声响,在古朴的四合院久久回荡。

钟老有个习惯,每天到了傍晚,喜欢提溜着鸟笼子,去古城喝茶听戏,老爷子就好这一口。

尖叫过后,钟倩就地在沙发上抓着个抱枕,挡在胸前。她脸上怒色渐浓,杏眼圆瞪。“你是谁?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家?”房门后边有拖把,钟倩很想冲过去,抡起拖把棍,往张哲辉脑袋狠狠敲上几下。

她又出去应聘了。

爸妈去的早,好不容易熬到毕业,钟倩想尽早找一份工作,赚点钱,好好孝顺爷爷。钟老年迈,没几年好活了,他一个残疾老人,独自一人把自己拉扯大,其中艰辛困苦,不言而喻。

子欲养而亲不待!

老人家没过过一天安生日子,钟倩想凭自己的能力,早早赚钱,让老爷子在迟暮之年,也能享受下清福。

谁知道……

风尘仆仆,去了十多家公司面试,结果又碰了一鼻子的灰。

她眼眶红润,显然是在浴室里刚哭过。钟倩没有爹妈,又因为长得太漂亮,同龄的女孩儿都嫉妒她,男孩儿们看她的时候,眼神满是猥亵。钟倩几乎没有朋友,遇到烦心事,也不敢给爷爷倾诉,深怕会给他老人家带去烦恼。

也只有在浴室这一片无人的小天地,乘着爷爷不在的时候,她才能哭个痛快。

“我,我……”

张哲辉咽了咽口水,啧啧啧!

他提着行李箱愣在原地,直到钟倩喊话,才清醒过来。“我是新来的,不,那个是钟老叫我搬过来住。”张哲辉脑袋一片空白,眼前似乎还停留在先前那个画面。

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身体,实在,实在太震撼了。

收藏家

收藏家

作者:类型:异能状态:已完结

一次打眼,张哲辉倾尽家财买了个破铜烂铁,愤怒之下,阴差阳错得到上古神农氏的造世鼎。凭借着造世鼎对世间万物的感知力,张哲辉在古玩街如鱼得水,财富美女尽在其手。

小说详情

关于我们 | 商务合作 | 免责申明 | 联系我们

Copyright © 2020-2021 樱花书城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:黑ICP备20001790号-1

'); })();